忘年流沙

[楼诚衍生/凌李] 麻烦借个火 [ 一发完 ]

全世界第一可爱:

谢谢宝宝⸜(ّᶿധّᶿ)⸝
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!!!


染寒烟衰草萋迷_:



小公举生日快乐!这个大概是迟到的生日祝福吧。




刚入楼诚圈没多久,因缘巧合就看到了小公举的文,第一反应就是,啊,写的真可爱。看了一眼id和头像,哇,这个太太好可爱。于是就按下了关注,从此首页就充满了小公举。然后圈里出现各种事,小公举一直很厉害。嗯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,总之大概是很勇敢吧,反正是我佩服的那种x




只会写凌李,所以写一个刚刚见面两人就互相撩的小甜饼给你,写的不好都是我的锅x




☼+:;;;;:+☼+:;;;;:+☼+:;;;;:+☼+:;;;;:+☼+:;;;;:+☼+:;;;;:+




设定是小说背景的熏然,精神创伤较小,出来之后恢复的挺好。[所以可以出来撩x]





夜晚,凌远忙完了手边的工作,意外的发现今天时间还早。收拾完文件,凌远换下白大褂,小臂搭着大衣,走进电梯。




刚到一楼,便听见急诊大厅那里吵吵闹闹。本想着这是急诊常态,不料眼角一扫,看到门口停了一辆警车。心想,坏了,又出什么事了。




于是脚步微转,径直走向急诊大厅。里面吵吵闹闹纷纷杂杂,同以往没有半分差别。唯一不同的是,现在这里面挺拔的立着一个警察。




从凌远这个角度,只能看见他惊心动魄如悬崖峭壁般侧身的曲线,紧绷的小腿,饱满的臀部,结实的小臂,修长的脖颈。大沿帽下,一双桀骜不驯的眼睛,闪着傲然的光芒。高挺的鼻身,微抿的薄唇,毫无疑问,面前这个年轻的警察,有着值得骄傲的资本。




他拦住一个小护士,询问当前的情况。




小护士受宠若惊,红着脸答到:




“没什么大事儿,就是刚才这位李警官,带着受伤的刑警和嫌犯,来这处理伤口。诶,院长你知道吗,这个李警官就是去年协助薄教授抓捕谢晗的那个李熏然。”




凌远点头表示知道,又询问受伤警察的情况。




“这个小警察伤的不重,不过那个犯人倒是报应,但处理一下也没什么大碍,一会处理完就能走。”




凌远听完,鼓励的拍了拍小护士的肩膀,说:




“做的不错。你去忙吧。”




小护士的脸更红了,抱着文件匆匆的就跑掉了。




凌远转头看了一眼小警官的背影,眼里闪过一丝玩味。怪不得那个谢晗会折磨他,毕竟,征服一个如此傲然不羁的男子,得到的快感,绝对值得付出的代价,幸好那个谢晗没得逞。




他不自觉的扯了一下西服的下摆,抬步走向李熏然。




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✿ฺ ♡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




李熏然察觉到了背后有一道灼热的视线,但他并不在意。无论在什么场合,什么身份,他都是视线的焦点。对于这种感觉,他早已习惯,便选择无视,依旧安静的伫立。




这时,他感受到身后有人靠近,他微微侧身,见来人身着裁剪合体的西服,向他走来。步履稳健,体态厚重,五官俊逸,却不怒自威。来人伸出自己空余的手,微微牵动了一下唇角,低声做了自我介绍:




“你好,我是凌远,是医院的院长。”




李熏然伸出手,握住对方温暖干燥的手掌,介绍了自己。




面前人微扬的唇角,如春风和酒,如夜雪初霁,如秋叶骤红,如昼花欲放。忽的心念一动,等反应过来之后,他的指尖已经轻轻的挠了挠凌远的手腕。




这个认知让他忍不住脸红,他顶着红到滴血的耳朵松开手,换来对方一声低低的轻笑。




李熏然的耳朵更红了。




恰好同事和嫌犯已经处理好了,可以回到警局,李熏然便红着脸落荒而逃。




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✿ฺ ♡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




凌远走近李熏然的时候,他看到了小警察长长的睫毛软软的搭在圆圆的眼睛上,睫毛微微一动,凌远感觉好像心头有一把小刷子,悄悄的拂过,勾起一丝丝痒。




他向小警察伸出了手,小警察修长有力的手指握上他的。感受着手掌传来的美妙的感觉,凌远发自内心的笑了。




手腕传来一丝暧昧的痒,他凝眸看向面前年轻警察,他的脸瞬间变得通红,急急忙忙松开握着凌远的手,一脸尴尬的拉着他的同事离开了。




凌远摸着手腕,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笑了。




小孩儿,撩完就跑,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。




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✿ฺ ♡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




下班回家的路上,李熏然看见自家便利店,想了想今晚懒得做饭,于是停下车去买泡面。结账时顺便拿了一包中华,走到门口随手拿出一根烟刚想点着,一模口袋,发现自己没拿火机。




李熏然叹口气,刚想转身进去再买个火机,眼角却突然看见有一点零星的亮光忽闪忽灭。仔细一看,这不是那天那个医院院长么?




男人一身笔挺的西服,一副菁英打扮,却满身颓唐之色。李熏然看着稀奇,忘了之前自己是如何落荒而逃的,径直走向对方,把烟叼进嘴里,低声笑问:




“凌院长,麻烦借个火。”




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✿ฺ ♡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 ✿ฺ ♡




凌远刚和韦天舒吵了一架,心情正烦闷呢,突然听见李熏然的声音,也算小小的惊喜了一下。




他展眉笑了一下,说:




“当然不介意。”




于是他看见小警察的脸忽然凑过来,近的他几乎可以看清他脸上细小的绒毛。他看见李熏然垂眸,纤长的睫毛忽闪着,遮住了眼底的微光,模糊了他凌厉的棱角。




那一刻,凌远突然很想吻他。




凌远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在升温,小警察喷在他皮肤上的呼吸,热的灼人。




烟着了。




李熏然微微起身,可凌远依旧一动不动。他有些气恼对方的不解风情,又有些失望。正当他想豁达的转身潇洒的离去时,凌远突然拉住他的手,笑着问:




“小孩儿,你愿意跟我走吗?”



评论

热度(108)

  1. 忘年流沙全世界第一可爱 转载了此文字